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信息公开 > 信息公开目录 > 工作动态 > 园区动态

湖南经视全省“两会”特别报道《热“链”新湖南》(二):串珠成“链” 驶向“深蓝”

  今年湖南省省长所作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明确提出,要壮大产业集群,加快培育新兴优势产业链。横向联系的“群”,纵向联系的“链”,聚合起来,就是一个不断发展完善的工业“生态系统”,就是驶向高质量发展目标的最大动力。

  鸟类的飞翔姿势中,贴水飞行的天鹅,最能满足人类对起飞的完美想象。2018年10月20日,鲲龙600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成功实现了水上首飞起降。外形酷似天鹅的鲲龙600,是中国大飞机“三剑客”之一,也是中国自行设计研制的大型灭火、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。

  不同于普通民航客机,起飞后只需要把起落架收进“肚皮里”,鲲龙600下半身是船体,起落架收放方式必须重新设计。

  航空工业起落架公司鲲龙600副总设计师孙继勇:主起落架作为上下起落装置和水直接接触,所以这一块必须做成防腐防水。

  光是系统零部件,主起落架里就“藏”了3000多个,一个有问题,都得重新调试。这个起落架的主体设计,历经3次大的变更,小修改更是不计其数。而这3次大变更,都发生在11年的时间跨度里。设计难度和复杂程度,都是国内之最。

  航空工业起落架公司鲲龙600副总设计师孙继勇:几个方案放到一块比较讨论,免不了是要面红耳赤争论起来。

  70公里之外的株洲,另一群人做着跟孙继勇团队同一个“天鹅梦”。每一架鲲龙600的机身上,都搭载了4台由中国航发南方工业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涡桨六发动机。两家湖南航空装备企业“搭上”了同一个航班,一个“助跑”,一个“接地”,好一个绝妙的配合!

  当鲲龙600发动机在南方工业厂房里轰鸣时,15公里之外,隔江相望的湖南长城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,一笔急单马上就要交货。为此,中国长城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段军,半个月内两次来到株洲工厂现场办公。

  湖南长城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迎峰:我们现在主要的瓶颈还是在供应链,主要就体现在CPU这一块。

  中国长城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段军:目前自主可控(需求)总量上得很快,上次和集团内部的协调会,和飞腾已经在讨论这个问题,优先供应(株洲)长城,针对每个月甚至每个星期的供货数量,我们要落实。

  计算,已无处不在。但是在关系国计民生的重点领域,自主可控计算机系统才是保障安全运转的“基石”。而要获得“自主可控”这个“头衔”,核心技术——芯片,必须完全在我们自己的掌握之中。

  湖南长城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迎峰:(好比)房子的基本架构是别人来搭建的,也就是说我们不清楚这个房子什么地方留有后门或者是漏洞,但是别人可以很轻松地掌握这些后门和漏洞,来对我的资料进行攻击。

  2016年,湖南长城第一台自主可控计算机整机在株洲下线,比这更早的,其实是自主可控计算机芯片在湖南的耕耘。作为全国目前最大的自主可控计算机生产基地,湖南长城的整机产能今年将达到100万台。这份来自政府采购项目的10200台的订单,不成问题。

  一个完善的生态系统,往往具备自我修复能力,在工业“生态系统”里,身处险境的企业,未必没有“逆风翻盘”的机会。长丰猎豹智能玻璃安装线上工作的是“长沙一号”机器人,其精准的手艺与工艺的要求高度契合。

  时间往前倒推两年,“长沙一号”的创制者,已经走过10个年头的雨花经开区长泰机器人公司,出现了重大危机,被收购重组。

  湖南中南智能装备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贺礼:收购当中,省里面一位领导打电话到公司来开门见山地直接问,长泰机器人核心团队和业务的骨干还在没在公司有没有流失,当时我们给出了非常肯定的答复,所有的人都在。

  彼时,长沙雨花经开区引入了150家机器人企业,尽管长泰头顶“局部乌云密布”,但整个行业却是“一片晴好天气”。10个月之后,中南智能全新亮相,原来的长泰团队把精力投入研发、市场后,转变立竿见影,产品更新迭代超越行业平均水平。

  湖南中南智能装备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贺礼:这个是“长沙一号”的升级版,我们叫它“中南一号”,各方面的性能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,而且在未来,我们会往人际互联的方向来发展。

  2018年,中南智能完成了2亿元订单,一举扭亏为盈。而与西门子合作联姻,成立的湖南省第一家工业4.0创新中心,预计今年四月可以投入运营。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