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信息公开 > 信息公开目录 > 工作动态 > 综合动态

梦想直达看雨花!汤朝阳:昭泰要做“生物医疗界的华为”

人物介绍

1

汤朝阳

湖南昭泰医疗集团董事长

湖南昭泰医疗集团

长沙市雨花区万家丽南路长沙总部基地

  “政府每一次看似很小的服务,帮助我们解决企业发展的小问题,其实都是企业发展的大事。”汤朝阳表示,昭泰的发展离不开国家和政府的支持,雨花区委、区政府在大力发展营商环境,让昭泰创新的环境不断得到改善和提高。

  一个半月前,北京国家会议中心,第二届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企业家大会现场,湖南昭泰医疗集团与新西兰Malaghan医学研究中心就“申报新西兰国家注册I类新药CAR-T药品”现场签署了合作协议。作为中国与新西兰“一带一路”合作的典范,董事长汤朝阳和他的项目受到多方瞩目。于昭泰而言,这次的合作是CAR-T项目全球商业化进程中前进的一大步,亦是昭泰为全球癌症患者提供治疗技术迈出的一大步。“我们下一阶段的全球产业化,要通过一带一路去落地和转化,站在全球角度上,希望每个人都能共享成果。"

2

  (汤朝阳与新西兰皇家科学院院士、Malaghan医学研究中心主任Graham Le Gros)

  在位于长沙市雨花区万家丽南路长沙总部基地的昭泰医疗集团总部,我们见到了汤朝阳,宽松的白色短袖、轻便的黑色布鞋,这身“装备”让习惯了长时间办公的他感到轻松自在。

  刚一落座,他就拿起手机比划,“手机最核心的是什么?芯片。我们的CAR-T核心载体结构域技术就是‘芯片’之于手机。”聊起技术,每个月有二十多天都在差旅奔波中度过的他,目光坦诚,些许的疲惫神色中更强烈的是坚定。

3

  无知者无畏|“如果当时知道这么艰难,我不会选择做这个”

  故事总在不经意间开始,没有人知道生活中的一个抉择,最终将我们带向何方。

  1999年,大学毕业后的汤朝阳进入湖南建工集团第六工程公司工作,当一名施工员。几年后,他成为项目负责人。

  2006年,“生活太安逸,不满足现状”的汤朝阳选择离开国企,自主创业。

  2007年,由于创业长期不规律的作息及饮食,汤朝阳被诊断出“痛风”,病痛的出现让他开始关注“个性化医疗”。“虽然都是痛风,但有些患者喝了啤酒不发,有的喝白酒,吃海鲜都不发。患同一种病,每个人表现的症状和方式不同,治疗方式也不同。”

  2011年,他放弃了之前从事的建筑行业,踏入完全陌生的生物医疗行业。

  于个人事业发展而言,汤朝阳认为建筑行业是“有限的探索”,而人体疾病的研究是一个无限开阔的朝阳领域。抱着“如果可以研发出一种好的药,把痛风病治好,给全世界患者带来各种治疗段”的目标,他进入生物医疗行业。渐渐的,他发现还有更多比痛风更严重的疾病,“这个探索是很有意义的过程”。

  生物医疗行业的研发,带有自身的特殊性。通过临床研究之后的药品,要获得国家医药审批才能产业化,走向市场让广大患者使用,这个过程漫长曲折。如今回顾起来,他说,“转行时对生物医疗一无所知,所以对于所面临的困难没有预知,并没有畏惧和害怕。”

  2014年,汤朝阳带领团队投入技术力量和资金,集中精力发展CAR-T技术研究,同行认为他是“疯子”。“这样的事情在全球应该是大药企来做的!”

  研发过程也时常让汤朝阳感到“喜忧参半”。起初,团队在实验对象“人源化肝脏小鼠”上成功验证了CAR-T技术,但用在人的身上却是未知数。2015年,广州首例临床病人—— 一位30多岁女性白血病患者的癌细胞被CAR-T技术全部剔除。此后,临床试验成功的好消息接踵而至。2016年,行业内对CAR—T技术的质疑肆起,国内很多大企业停止了项目。“当时我也很迷茫,但幸运的是我受到了时任湖南省委领导的鼓励才坚持下来。如果当时放弃了,我今天一定会非常后悔。”

  近年来,昭泰自主研发的CAR—T细胞治疗晚期癌症技术和“人源化肝脏小鼠”已获多项国际专利,目前,CAR—T技术已通过国内医院伦理委员的论证审查,进入临床试验。

  “能够帮助到癌症患者,是让我们一直坚持下去的最大意义。”

4

  (“人源化肝脏小鼠”传递窗:实验小鼠的全部用具包括食物都要经过消毒净化,通过窗口送入)

  做生物医疗界的华为|“创新研究的成功绝对不是设计出来的”

  昭泰的成果,源于强大的科研团队。目前公司拥有科研人员30多位,以教授、博士、硕士研究生为主。其中有3位诺贝尔奖的获得者,是享誉国际的行业权威。

  “我们还有两个院士工程站,首席科学家站,不仅研发新产品,也通过这些团队让产品更快更早的全球产业化。”

5

  正如同新西兰的合作,昭泰希望与国际更加紧密的结合起来,将研发的成果与全球最发达的成果融合在一起,让更多国家的人民和患者享受和使用更新更有效的治疗手段。“我们下一阶段的全球产业化要通过一带一路去落地和转化”。

  谈及国内生物医疗行业的发展,汤朝阳毫不避讳中国与国际最高水平的差距。“医药创新特别是核心技术的研发,中国还落后于美国、印度等国家。起初中国没有可验证的经验,国外又技术垄断……如今我们通过努力,超出国际一流水平。”

  如今,昭泰是中国唯一在《Leukemia》刊登CAR-T技术成果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,汤朝阳对未来的发展充满了信心。“手机的核心专利是芯片,我们的CAR-T核心载体结构域技术,就是好比芯片的核心专利。只有掌握了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才不会被动,被动就会挨打。国家目前对生物医疗创新发展支持力度非常大,昭泰也想借助契机深耕在这个领域,让自主研发的新药加快进入国际市场。下一步,我们想做生物医疗界的华为!”

6

  汤朝阳表示,昭泰的发展离不开国家和政府的支持,雨花区委、区政府在大力发展营商环境,让昭泰创新的环境不断得到改善和提高。“雨花区委、区政府非常支持我们的发展,我们深有体会。政府每一次看似很小的服务,帮助我们解决企业发展的小问题,其实都是企业发展的大事。这几年看到了雨花区这里(昭泰办公地址所在地)从原来的科技园转为经开区,每年都有不一样的变化,我感觉园区的土壤越来越适合我们企业在这里发展。”

  汤朝阳总结生物医疗行业的关键词为:创新、坚持、守正。“做生物医疗一定要守正,要守住自己的底线,要有敬畏之心。做创新难,做生物医疗的创新更难。这直接关系到人的生命,比任何产业的创新要求的更严谨,我们要用科研精神做企业,更多是一个科研工作者,别把自己当企业家。”

  他想告诉所有的创新者们,所谓的创新成果不是设计出来的,而是靠努力坚持,在坚持的途中,不经意间才收获了这些伟大的成功。

  幸福感指数很高|“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”

  汤朝阳办公室里,有一张大的茶台,然而实际上他却忙到鲜少有时间品茶。他笑称“这是个摆设”,最大的作用是“感到困的时候,喝茶提提神”。工作几乎占据了汤朝阳全部的时间,他也想过要和家人去度假休息一下,但是一直在拖,做不到。

7

  即使如此,他依然认为自己的幸福指数很高,居住在雨花区,他认为这里环境很好,宜居宜业。“幸福感满分100分的话整体可以达到85分以上。每天都很充实,不是在工作,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,想到能够通过工作真正帮助到一些人就很兴奋,充满了活力。”

  进入生物医疗界的这些年,汤朝阳的痛风症状却缓解了很多,“慢慢了解痛风的病症来源,想办法做尝试性的治疗,好很多了。”他坦言这些年最大的收获,不是财富,而是昭泰的临床研究成果,通过全世界最权威的机构公布出来。“每次把癌症患者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时候,那种感受是很特别的。为中国的癌症家庭建立信心,让患者回归健康,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。我希望更多人和企业参与到创新上来。”

  如果退休了,汤朝阳说自己想去大学当老师。“如果有机会我愿意去分享这些理念。”这些理念,关于年轻人对创新的坚守,对社会的贡献,说起这些,他眼睛里充满谈到CAR-T时一样的真诚。

8


相关文章